关闭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队伍建设 » 警苑文化

静夜思

  • 字体:
  • 点击率: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一觉醒来,以为快天亮了,打开手机一看,才是凌晨一点过钟,此时的我,怎么也睡不着,加之屋里的暖气热得让我有些透不过气来。

吉林的夜,很静,这里的人们大都睡得很早,晚上九点过钟就关灯睡觉了。而我这个贵州人,极难入乡随俗,每晚都要到深夜12点过钟才入睡。

    再过三个小时,天就大亮了。东北与贵州时差为两个时辰,要在贵州那边,凌晨四点来钟,正是人们酣睡时间;而东北已经是大亮,为一天生计的人们,开始起床,步履匆匆朝前迈。

躺在床上的我,此时一点睡意都没有,心里想着一些杂事。天亮了,做什么早餐给儿孙们吃;外面又开始下雪,怎样拍好雪景,放在朋友圈,让那边的亲朋好友领略北国风光。其实,这边降雪降温,与贵州那边降温下凝毛雨,应该是同等的,只是景致各有不同,人们有着不一样的赞美。

     屈指数来,我来吉林已经快有两年时间。这近两年的光景,让我这个异乡人感触颇多,尤其是东北的冬天,更是让我感受多多。东北与贵州有着不同的差异。在贵州,屋里和屋外温差不大,出门进门就是身上穿好的衣服;在东北,出门前要现穿好保暖衣服,进门后要立马脱掉身上的衣服,换上睡衣,怕热的只穿背心和短裤。

    在这个时候,我想得最多的还是贵州安顺,在那里,有我熟悉的人,熟悉的树,熟悉的一草一木;更有的是还可以与我曾经在一起工作的同事咨询或探讨单位近来发展的情况或新题,那感觉似乎还没退休,还在与同事们上班下班,心情颇愉快。

    静静夜晚,寂静的房屋,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咳嗽声;此时此刻,东方已渐渐发白,再看手机,已经是凌晨三点过钟,再有一个时辰,天就大亮了。没办法,只好强迫自己抓紧时间入睡,因为,明天吉林又是一个下雪了天晴了的艳阳天。

责任编辑:郭豫丹

分享:
关键字: 我要纠错 定制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